讓照片說話

整理:俞自海(俞自鋒胞弟)
Email: yuzihai@gmail.com
更新:2023年2月7日

尊嚴是做人的底線

每個人都有尊嚴包括逝世者,俞自鋒也不例外。死要死得明明白白,死也要死得有尊嚴,俞自鋒死得不明不白,也死得沒有尊嚴。

1961年俞自鋒畢業於檳城鍾靈中學高中文科。他在《一九六一年度檳城鍾靈中學高中第二十屆、商科第十一屆、文理科第三屆畢業紀念特刊》感言寫道:《兩句話:處處認清環境,刻刻充實自己》。
1962年9月14日俞自鋒入境臺灣,在政治大學修讀新聞學系。1963年7月26日政治大學告知家屬“自鋒自殺身亡”。紧接着6個小時後僑委會告知家屬“亡者已臨葬”。
50年後,2013年9月26日俞自鋒墳墓奇蹟般在4個小時內被尋獲。同年10月31日家屬首次來到自鋒墓地上香點燭。

壯志未酬身先死

緣起
1962年9月俞自鋒以公費僑生身份由檳城葉國禎校長保送進入臺灣政治大學攻讀新聞學系。隔年(1963年)7月校方告知家屬“自鋒自殺身亡”。收到噩耗6個小時後僑委會告知家屬“亡者已臨葬”。

這一天(1963年7月26日)俞自鋒三更半夜在台灣台北市神秘死亡

在“自鋒自殺身亡”後的50年裡,家屬兩度赴臺向校方及僑委會探詢自鋒葬身之地,都無功而回。在那漫長的半個世紀裡,家屬不知道自鋒是被土葬、被火葬、被亂葬或成了孤魂野鬼。當局也沒有提供有關自鋒死亡日期、時間、地點、死因、葬身之地、死亡證書、護照、錢財等官方函件給予家屬。

2013年9月26日(距“自鋒自殺身亡”逾50年後)自鋒的墳墓在貴人的協助下奇蹟般的被尋獲。他的死因是《胸腔內出血休克致死》。

家屬兩度要求台灣當局發放自鋒死亡證書,時至今日都沒有下文。

俞自鋒之死 關鍵的40小時

1963年7月26日凌晨四時許指南宮上有人看到一男子徘徊於崖邊

1963年7月26日凌晨5時50分,指南宮的職員發現崖邊有一男性屍體

1963年7月26日僑委會申請埋葬許可:

埋葬許可資料顯示俞自鋒葬身墓地在六張犁。死因是《胸腔內出血休克致死》。埋葬許可申請人是《僑委會輔導室曾立中》。

1963年7月27日台灣《聯合報》報導俞自鋒命案:

1963年7月27日台灣《聯合報》以此標題報道自鋒死亡消息:《單戀女生青年跳崖一封決絕來信俞自鋒竟斷魂》

“發現屍體”34小時後 . . . .

1963年7月27日下午約4點家屬接獲政治大學電報。電報全文如下:《貴子弟自鋒自殺身亡詳情另告安葬事宜在由僑委會辦理中政治大學校長劉季洪》。

“發現屍體”40小時後 . . . .

1963年7月27日晚上10點家屬收到噩耗6個小時後接獲僑委會電報告知死者已臨葬!


1963年8月10日《俞自海日記》中有一篇是描述家屬收到噩耗後的悲情:

這是事發當年俞自鋒胞弟俞自海於1963年8月10日寫的日記。日記詳述從收到政治大學校長發來的電報的那一刻開始。

1979年11月家屬第一次赴臺向校方及僑委會探詢自鋒葬身之地:

(左)1979年11月家屬前往臺灣跟進俞自鋒死亡事件。校方負責人告知檔文因洪水破壞,沒法提供自鋒埋葬資料。校方給家屬這便條吩咐去見曾立中先生。按址來到僑委會見曾先生,也沒有任何進展。校方也給6位自鋒同班同學的名字、電話及工作處。家屬聯繫了其中一名同學,並一起用餐,也沒法獲知自鋒墓地。返馬後拜見了一位與自鋒生前同住在政治大學宿舍的室友詹先生,也無從得知亡者葬身之地。
(右)政治大學第26屆(1966年)新聞學系班刊第7期由俞自鋒大一同學於1979年11月在臺北見面時贈送給家屬。

1985年旅臺鍾靈校友會某紀念特刊内刊登了這悼詞:

這張圖片是一位鍾靈校友通過《北漂臺灣》作者杜晉軒傳給我的。杜先生是馬西亞籍旅臺媒體工作者。其著作《北漂臺灣》(2022年6月版第354頁)中也提到這則悼詞。

悼詞雖短但意義深遠,家屬成員看了萬分感動。這是至今家屬唯一知道有好心人拜祭自鋒的訊息。家屬深感欣慰又很愧疚:欣慰因為知道有校友們每一年都前往掃墓;愧疚因為親人不知道他葬身之地無法為他上香點燭!家屬要說的是:1979年我人在臺北,親自向政治大學和僑委會負責人探詢自鋒葬身之地,可是他們都不愿透露。無奈自鋒之墓與我擦肩而過!

2004年家屬在檳城檀香寺大願殿設了一個牌位紀念俞自鋒

俞自鋒父母親在世時,家中成員最禁忌和父母提起任何有關自鋒事件,深怕他俩傷心。父母親於1981年及1995年相繼離開人世。在無需顧慮父母傷痛的情況下,俞自鋒大哥自鑑於2004年在檳城檀香寺大願殿設了一個牌位紀念他。每年清明節拜祭父母、外婆後都來到殿堂拜祭他。

“發現屍體”49年10個月後 . . . .

2013年5月家屬第二次赴臺向校方及僑委會探詢自鋒葬身之地,也失望而歸:

按照當年(1962)自鋒赴臺留學前的安排:1966年我來臺灣報讀大學課程並參加自鋒的畢業典禮。 但是一切都成了泡影。這是一張2013年在政治大學巧遇感觸人心的畢業典禮場面。作者拿起相機,試圖尋找自鋒的身影 … 。
(圖左)2.42 pm 發現時(圖中)2.43 pm 之後(圖右)2.51 pm 飛離前

2013年5月31日,我來到了政治大學正門,手持燃著的檀香,沿著石階一直步行往指南宮。抵達指南宮,我坐在宮旁的階梯休息,全神凝視著檀香冒起的白煙。偶爾轉頭,突然發現一隻蜻蜓停在我腳下的階梯。從發現它到它飛離,共飛換了三個不同的位置(見圖),其間還有兩隻蝴蝶,一黃一白,在我面前飛過。蜻蜓和蝴蝶呈現在我面前應該是一件喜聞樂見的好事,好像是暗示我:自鋒葬身之地應該在不遠處。這一趟雖然無法找到自鋒葬身之地,但是卻有了一點小突破:感覺到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在指引我、鼓勵我,這加強了我的信心。
右圖下:站在階梯平臺,仰頭上望就是指南宮殿堂。
右圖上:站在階梯平臺,府首遥望就是臺北市鬧區,臺北市地標<101高樓>就呈現眼前。
2013年5月30日我來到了指南宮殿堂。我請教管理員有關求籤問事程序。我拿到了籤,便請師父解讀。他說這是一個好籤(見圖左),哥哥現在很得意,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叫我免傷神。

在自鋒遇害後的50年裡,儘管家屬兩度赴臺向校方及僑委會探詢自鋒葬身之地,但是都無功而返。在那漫長的半個世紀裡,家屬不知道自鋒是被土葬、被火葬、被亂葬或成了孤魂野鬼。當局也沒有提供有關自鋒死亡日期、時間、地點、死因、葬身之地、死亡證書、護照、錢財等官方函件給予家屬。

“發現屍體”50年2個月後 . . . .

2013年9月26日在貴人的協助下俞自鋒的墳墓在4個小時內被尋獲:

俞自鋒1963年7月26日神祕身亡。在貴人的協助下俞自鋒的墳墓於2013年9月26日奇蹟般被尋獲,前后只花了4个小时。50年過了墓碑上的紅色字跡《廣東文昌 故俞自鋒先生之墓 歿於中華民國五十二年七月廿六日》還清晰可見。

2013年10月31日家屬首次來到位於臺北市六張犁自鋒葬身之地:

墓海茫茫何處覓,因緣冥冥註定中,百般的期待,萬千的驚喜,2013年10月31日我來到了位於臺北市六張犁哥的墓,感嘆萬分:不是說你離開檳城去臺灣深造,四年後我也可以去臺灣完成我的大學教育,同時也可以順道參加你的畢業典禮嗎?怎麼你卻孤零零的躺在這裡,整整半個世紀!
家屬發現墓碑上的紅色字跡《廣東文昌故俞自鋒先生之墓歿於中華民國五十二年七月廿六日》還清晰可見。

2014年3月家屬接獲俞自鋒《埋葬許可》影印檔件資料。詳細看了內容,其中《曾立中》這個名字讓我印象深刻。經與校方1979年提供的便條對照,發現事件非同小可:《埋葬許可》(志期:1963年7月)資料顯示,埋葬許可申請人是《僑委會輔導室曾立中》,此官員與1979年家屬所見過的恰恰是同一個人!

2014年4月4日家屬為俞自鋒辦了第一個清明節拜祭:

2014年4月4日家屬在臺北市六張犁極樂殯儀館為俞自鋒辦了第一個清明節拜祭。那是一個遲來的拜祭,遲來了逾半個世紀,不是因為家屬沒思念他,而是臺灣當局蓄意隱瞞其葬身之地整整50年62天!

拜祭後家屬來到了自鋒墓:

50年過了墓碑上的紅色字跡《廣東文昌 故俞自鋒先生之墓 歿於中華民國五十二年七月廿六日》還清晰可見。
(右圖)2013年9月26日尋獲自鋒墳墓時所見墓碑狀況。
(左圖)原有墓碑沒有立碑人名字。家屬以兄弟姐妹之名,在原有的墓旁立了新碑。(攝於2014年4月4日)

2015年2月27日臺灣《聯合晚報》:大馬僑生 託夢想回家:

2015年2月27日臺灣《聯合晚報》報道俞自鋒命案。哪位好心人護墓50年?

2015年3月1日加拿大《世界日報》:50年前在臺身亡僑生託夢想回家:

2015年4月友人從加拿大帶來這份報紙親身交給家屬。

2015年12月2日俞自鋒家屬與自鋒同學在臺北見面:

2015年12月2日家屬代表在臺北與俞自鋒政治大學新聞系大一同班同學見面。至今家屬已聯繫上自鋒八位同學,其中六位是同班同學。

2021年3月15日這一天難得有正義人士替不能說話的往生者發聲:

2021年3月15日在僑委會外交國防委員會的業務報告中,立委林先生(左)建議童委員長應該代表僑委會,就威權時期這起案件,當年火速下葬、文件不明因素迭失等問題向家屬正式致歉。

2021年3月29日家姐得知自鋒事件獲得了臺灣當局的關注,感到很欣慰:

2012年5月自鋒託夢家姐…說他要回來檳城走一趟… 。2021年3月29日家姐看了僑委會外交國防委員會的業務報告視頻後,得知自鋒事件獲得了臺灣當局的關注,感到很欣慰,她希望視頻裡提起的道歉儘早落實。非常遺憾道歉遲遲沒有到來。為了避免給家姐帶來不必要的傷感,每次與她相見時,對道歉一事都不敢提起。

2021年7月26日(58週年忌日)《遲來的啟事》:

2021年7月26日適逢俞自鋒遇害58週年忌日,家屬特別在馬來西亞報章刊登一則啟事《遲來的啟事 俞自鋒不是自殺身亡》公告社會。

2021年10月22日馬來西亞《星洲日報》《新聞專題》刊登了專訪俞自海(俞自鋒胞弟)講述其二哥的不幸遭遇以及多年來為其兄做出的探索。專題報道以上、下兩篇分別於2021年10月22日及23日在實體報紙刊出,同時也在《星洲網媒》報道。

(上篇):越洋尋“自殺”真相: (點擊報道)

上圖是《星洲日報》實體版《上篇》於2021年10月22日刊登。標題:留臺生客死異鄉50年未發死亡證 家屬越洋尋“自殺”真相。(上篇):越洋尋“自殺”真相:點擊報道  

2021年10月23日(下篇)標題:胸腔出血或人為造成 家屬要求案件解密:

上圖是實體版《下篇》於2021年10月23日刊登。

慰問、道歉的前提是誠懇及及時

2013年10月31日家屬首次來到俞自鋒墓地上香點燭拜祭他。僑委會僑生處處長陳世池先生獲悉家屬人在臺北,即刻聯繫會見,親切慰問。與陳先生的短暫面談印象深刻。2014年7月26日(俞自鋒51周年忌日)家屬就自鋒案致函僑委會委員長陳士魁先生。對陳先生快速覆函慰問印象深刻。

2021年3月15日在一業務報告中,立委林昶佐先生建議童振源委員長應該代表僑委會,就威權時期這起案件,當年火速下葬、文件不明因素迭失等問題向家屬正式致歉。2021年4月28日僑委會張良民主任祕書代表童委員長與家屬代表俞自海通過電話表達對家屬的關心與致意。與此同時雙方也進一步相互瞭解俞自鋒事件:僑委會對俞自鋒案所做出的努力、家屬對予以俞自鋒案67年保密期極為不滿並認為僑委會在處理俞自鋒死亡的過程中有失責之處應予道歉。張主任應允會妥善處理俞自鋒案。

2022年8月童振源出席馬來西亞留台聯總48週年文華之夜晚宴(取自《星洲日報》)

2022年9月駐馬臺灣代表處楊修瑋組長告知家屬,處長林渭德先生想慰問家屬。有鑑於終究是慰問而不是道歉,家屬婉拒了代表處的慰問安排。

2022年9月林渭德出席馬來西亞槟城留台同學會2022年第45届文化之夜(取自《星洲日報》)

2023年7月26日是俞自鋒在台灣神祕死亡60周年忌日。期待台灣當局立即向家屬正式致歉,還俞自鋒一個應有的尊嚴。遲了,就没有意義了!

一個特別的鳴謝

家屬要特別感謝,在我們進行深入探索俞自鋒死亡真相的過程中,給予我們幫助的所有個人,團體及單位,謝謝你們的協助、指引、關懷、協調和報道所展現的專業精神。沒有您們的無私付出,我們不可能尋獲自鋒墓,更不可能知道其死因以及後續的點點滴滴。家屬很珍惜這些善意,决定把掩蓋了逾半個世紀的《俞自鋒事件》我方的真相,公諸於世,讓時間去證明一切,同時也讓自鋒能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網媒報導請輸入關鍵詞: 俞自鋒


俞自鋒被自殺案:文章目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