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一)50周年忌日纪念

缘起
陈月香(中华民国公民)次子俞自锋是於1962年9月进入台湾政治大学攻读新闻学系。1963年7月27日家属收到校方的电报告知俞自锋“自杀身亡”。这些年来家属把俞自锋的离世,依据校方的说法,当作“自杀身亡”,没有疑异。父母亲也带着这个死亡说法离开人世。

自从二哥逝世约50年以来,家属成员未曾梦过他。2012年5月俞自锋第一次托梦家姐,说他身在台湾 …… 。2013年5月我在台湾台北指南宫“遇到”了他。

经过托梦和“遇到”的事件后,家属认为有必要深入探索俞自锋死亡的真相。经过几个月的探究,我们终于寻获了俞自锋的坟墓。 分析探究所得的资料,发觉当局的“自杀身亡”论,难以让人口服心服。

一个默契
1962年俞自锋乘塔从马来亚槟城飞往台湾台北的班机,去实现他出国留学的梦想。前往送行的包括他的父母、外婆、兄弟姐妹和几位近亲。他是以公费侨生身份,由槟城赴台留学保送单位负责人叶国祯校长保送,进入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就读新闻学系。临别的那一刻我至今还记得相当清楚:他勉励我用功读书,四年后,我高中毕业,他也大学毕业,我可以赴台湾完成我的大学教育,同时也可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这是一个很好的安排。他在世时给我的一封信中还是这样鼓励我,要为《俞》家争一口气。我和他之间的兄弟情就建立在这个默契上。

没料到,隔年7月27日,一封电报不但打乱了棋盘,更把棋子彻底的粉碎了。

不告而别最残忍
死别是人生最悲哀的事,但是有一种更凄惨的悲哀是不告而别的伤痛:最为残忍。那封电报,如同突而其来的浩劫,怎不叫俞自锋的父母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父母亲在世时,家中没有成员有勇气提起任何有关俞自锋的名字或相关事件,深怕他俩伤心,这是一种折磨,但也无奈。一个半世纪以来,家人对这事件都把泪水向肚里吞,这些年来存在心里的折磨及痛苦,外人无法理解。

父母亲逝世后,在无需顾虑伤痛的情况下,兄弟姐妹重提俞自锋死亡一事,为他在槟城檀香寺设了一个灵位纪念他,这是父母在世时家中成员不便做的事宜。

毋忘此日
据台湾媒体报导,俞自锋(23岁)於1963年7月26日(星期五)晨5时50分被“发现”卧尸指南宫崖边,崖高10多、20米。27日下午4时我收到政治大学寄来的电报,随即到市区电报局去了解内容。经解密后,才得知俞自锋死亡消息。电报全文如下:

《贵子弟自锋自杀身亡,详情另告,安葬事宜在由侨委会办理中。政治大学校长 刘季洪》。

抵达电报局时,该局职员就递交另一封电报,解密后得知是星马留台学生的抚慰函。父亲是隔天早上才知晓俞自锋“自杀身亡”的消息;他哭得死去活来,几度昏迷过去。母亲的悲痛,更难以笔墨来描述了。愁云弥尔这个家庭好久、好久,直到父母亲俩分别於1981年及1995年离开人世。

从死亡到埋葬
家属成员是於7月27日下午6、7点才知道俞自锋死亡消息。当晚10点我们收到侨委会电报告知俞自锋已临葬。这真是不可思议!难以想象,家属得知噩耗还不到4小时,当局就决定把俞自锋埋葬了!

除了侨委会时任委员长高信先生来函确认俞自锋“自杀身亡”及室内处理“尸体”的照片外,当局事后没有送交俞自锋的任何遗物如护照、钱财、死亡证明书或俞自锋死亡事件报告给其家长;更令人不解的是连俞自锋葬身之地家属也不得而知!

家属未曾接获马来亚政府相关单位通知其国民死在台湾;槟城保送俞自锋赴台留学单位负责人也不曾联系过家属;槟城报章也没有报导俞自锋“自杀身亡”事件。总的来说,俞自锋死亡的来龙去脉家属无法知道。从死亡到埋葬的过程以及台湾媒体的报导,那一切的一切,令人感到有点神秘、颇不寻常。

(2020年5月更新)

One reply on “(一)50周年忌日纪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