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1.3)為二哥辦第一個清明日

2014年4月4日(寻获葬身之地后隔年)家属代表为俞自锋逝世50年后在台北六張犁极乐殡仪馆办了第一个清明节拜祭:请来僧尼们诵经做法事仪式。
On 4 April 2014 (the following year after the tomb was discovered) the family held the first Qing Ming Day special prayer at Taipei, Taiwan for the deceased.

今年(2014年)我们除依照往年一样进行拜祭仪式外,也派四个家属成员前往台湾台北为俞自锋办第一个清明日拜祭。台湾的清明节祭祀活动规划得很好,没有交通堵塞,从指定捷运站都有免费小巴载送扫墓者到墓地,沿途客人可自由上下车,十分便利。清明节(今年落在4月5日)也是台湾的公共假期。

4月4日我们乘坐免费小巴来到墓地庙堂,我们请来的僧尼已经比我们先抵步。一切安排好后,僧尼们就开始诵经做法事仪式。在这30分钟诵经过程里,我沉思:俞自锋生前在台湾只住了约10个月就离开人世。他在台湾无亲无戚也没有知己,其墓碑没有立碑人的名字可以理解,唯其墓碑上的字迹至今还很明显,是哪位好心人为俞自锋立碑呢?为什么要为一名“自杀身亡”者立碑并维护至今呢?…… 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兄妹缘

事发那 一年,俞自锋的妹妹只有6岁,不明白 父母亲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时常独个儿发呆,默默流泪。这情景,烙印在她的脑海里已经有50年!以下是拜祭后当晚她对哥哥的怀念留言:

妹妹的思念

《今夜,我在台北,别是一股滋味在心头,是感伤,也是欣慰,毕竟未曾想过我能来到您的墓前亲自向您表达我们对您几十年深深的怀念。

今早,我和二姐、三哥及小儿,来到了台湾六张犁。感谢墓地管理处为我们安排了超度仪式,虽然迟了五十年,但我们竟然做到了!毕竟这是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但我们竟然做到了!!!三位师父为您诵经。我们四位代表全体家属站在特为您而设的灵位前祭拜您,一时的感触眼泪夺眶而出,然而在感伤之余却深感欣慰,毕竟我们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心愿!

来到坟前,我倍感心酸,可怜的您,孤零零地躺在台湾六张犁,您离世五十年后,我们才发现您的葬身之地。我点上了从檀香寺带来的那把香,希望您显灵,感应到我们千里迢迢来到台湾与您度过五十年后的第一个清明节的那份心意。

环顾您的坟地,四周虽然冷寂凄凉,地势却极佳,足以告慰。

在这难忘的一天,我想对您说:亲爱的哥哥,虽然您离开了我们五十年,但我们坚信您是含冤而离去的,虽然死因至今尚未明,但我恳切希望,您能放下一切,让我们来世再续兄妹缘。深深的怀念。

您的妹妹 思叩。

2014年4月4日 11.55 午夜
写於台北》
2014年4月4日清明节家属来到了俞自锋葬墓地:台北市六张犁墓园,为他上香点烛。那是一个迟来的拜祭,迟来了逾半个世纪!不是因为家属没思念他,而是台湾当局蓄意隐瞒其葬身之地整整50年62天!
On 4 April 2014, the traditional Qing Ming Day, members of the deceased’s family from Malaysia arrived at the burial ground. That was a belated prayer, a lapse of 50 years after the family received news of his death. The bad news reached the family the following day AFTER the deceased was moved to the funeral parlour for buria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