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附件二:焚寄給二哥的一封信

亲爱的二哥:

那一年,我6岁。

那悲惨的一幕,50年,半个世纪过去了,至今仍然烙印在我的脑海里,紧扣在我的内心深处,不曾挥去,也不可能0走。这个令我举家伤心欲绝的打击,我们都认为这将是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永远的遗憾,永远的歉疚,因为我们无法完成父母亲的遗愿,找出真相。

50年前的那一天下午,我和妈妈坐在祖屋的门前,妈妈一针一线,为我缝制入学1年级的校衣。突然,我们看见刘叔叔载父亲回来,我们还来不及猜测父亲提早放工的原因,就目睹父亲从摩托车上摔滚了下来!妈妈和我惊慌得不知所措,我只记得我吓得嚎啕大哭,而可怜的妈妈则歇斯底里的尖叫个不停 ……

噩耗传来,是我家噩梦的开始 ……

从那天起,愁云惨雾弥漫着整个家庭,父亲的脾气更像颗计时炸弹,随时爆炸!6岁的我,似懂非懂,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亲突然间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父母亲时常独个儿发呆,甚至默默流泪。

50年过去了,或许时间经冲淡了家人对您的思念,但每当我回首,回首,感觉到我们似乎还有一项重大的任务尚未完成,那就是去查寻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回事? 究竟您的葬身之地在何处?

父母亲在世时,没有任何人敢触及这起痛不欲生的悲剧。父母亲的悲恸与无助深深感染了我幼小的心灵。我自觉到惟有不让父母亲操心,或许可化解及冲淡他俩的悲怛之情。

时间一晃12年过去了。日子在流逝的岁月中趋向平静。家人面对事实,也接受了事实。

12年后,我中学毕业。在槟华女子中学6年,我深受3位良师,那就是毕业于台湾大学的陈老师及2位黄老师的影响,我也希望有机会赴台深造。

一天向父亲提起赴台深造事,父亲当场愣傻了,随后泪水迸涌而出,许久,许久不能停止。他悲咽的说,台湾这两个字是他心头永远的痛,如果没有惨剧的发生,他再穷也会完成我的心愿。压抑在父亲心灵深处10多年的郁悒,一触即发,震撼了我的心坎,也让我体会到,父亲,他身上被切掉的那块肉,伤口虽愈合,但疤痕却永远存在。我不孝,竟然忍心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竟然无情的去揭开父亲的怆痛!我潸潸泪下,不是因为心愿不能实现,而是感染到父亲痛失爱子的悲恸欲绝。我除了遗憾,还是遗憾,因为直到父母亲往生前,我们还是茫然无助,我们依然无法完成任务查出相以安抚父母亲那颗破碎的心。

每每想到这点,我感慨不已,因为这个疑团将随着我们这一代的离去而被埋葬,永远的埋葬!

也因为这样,我选择进入师训学院,因为这是父亲的期望,也是他爱的鼓励,我希望我能让父亲感觉到在精神上我是他最大的慰藉,在行动上我是他最有力的扶持。

您一去不返,你不告而永别,是家人的切肤之痛,令家人更为痛心疾首的是您死不见尸,就只凭一封电报通知,您就和家人阴阳两隔!面对这样的一份凄楚心酸,我们不曾,也不应该归咎于台湾。我始终认为,这是您在世间的缘分已尽,我们珍惜与您的兄弟姐妹情,我们不必再耿耿于怀,因为
那份情,时间上虽然短暂,精神上却永恒。

凭着三哥那股坚持不放弃的决心与毅力,也或许是您50年后感应到我们对您的思念而显灵,进而指引贵人相助,三哥居然在50年后找到了您的葬身之地!!!这是一个奇迹!没有人可以相信的奇迹!!!这更是一个梦!不可能实现的梦!!!

当梦境成真后,二姐,三哥,我及小儿于2014年4月4日清明节前夕迢迢千里来到了台北您的坟墓前为您上香。这把香,是我特地从槟城檀香寺带去的,为的是让您感应到家乡亲友对您的那份爱与思念。

50年了,您孤零零的躺在异乡,凄苦寂寞,令我们深感万分难过与歉疚。然而,难过与歉疚之余,我们却也感到欣慰,因为从不可能到可能,从绝望到奇迹出现,三哥努力不懈不言倦的付出,我们找到了您。

九泉之下的父母亲若有灵,也应可告慰了。

愿来世我们再续兄妹缘。妹 叩敬
2014年5月25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