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2.3)59週年忌日:家屬有話說

政大:自殺身亡|家屬:赤裸裸的謊言
僑委:持續保密|家屬:如今水落石出

今天是政治大学新闻系(26届)学生俞自锋逝世59周年忌日。家属特别把他三更半夜神秘死亡的重重疑点,按事件发生时间流程记录下来,以正视听

1963年7月26日-

  • 凌晨4时许,指南宫上有人看见一男子徘徊於崖边
  • 5时50分指南宫职员发现崖边有一男性尸体,崖高5、6丈(约10多20米)
  • 死者遗体由政治大学移往极乐殡仪馆

1963年7月 侨委会曾姓人员为申请人向台北市卫生所申请埋葬亡者俞自锋

埋葬許可申请资料,详情如下:

病名(死因):胸腔內出血休克致死
埋葬墓地名:六张犁
職業:學
性别:男
生年月日:22歲
本籍:廣東
住所:木栅政治大學學生宿舍七0三室
申請人住址:基隆路僑委會輔導室
申請人姓名:曾立中

1963年7月27日 (命案隔天)台湾《联合报》以此标题报道自锋死亡消息:《單戀女生青年跳崖一封決絕來信俞自鋒竟斷魂

1963年7月27日-

  • 下午約4点,家属收到政治大学电报。电文如下:《貴子弟自鋒自殺身亡詳情另告安葬事宜在由僑委會辦理中政治大學校長劉季洪》。
  • 晚上10点(即收到噩耗6个小时后)家属收到侨委会电报告知“亡者已臨葬”。
关键的40小时
凌晨4时许自锋还活着。一个多小时后,被人“发现”卧尸崖边。距“发现”尸体后34小时,家属接获政大通知“自鋒自殺身亡”。紧接着6个小时后(距“发现”尸体后40小时)家属接获侨委会通知“亡者已臨葬”。

1979年11月 家属赴台向校方查询自锋葬身之地。在校方的指引下,见了侨委会侨生辅导室曾立中先生,也见了自锋一名大一同系同学,但都没法获知亡者葬身之地。返马后拜见了一位与自锋生前同住在政大宿舍的室友,也无从得知亡者葬身之地。

销声匿迹50年
在自锋逝世后的50年漫长时间里,家屬不知道他是被土葬、被火葬、被亂葬或成了孤魂野鬼。當局也沒有提供有關自鋒死亡日期、時間、地點、死因、葬身之地、死亡證書、護照、錢財等官方函件給予家屬。
因托梦而明案情
2012年5月俞自鋒托夢家姐。这个梦来得很巧合:来年就是他逝世50周年纪念。亡者的灵魂在亲人的梦中出现必定有所囑託。它唤起家人的关注也改变了家属几十年来的思维:他的死可是不是一件冤案?家属决定:深入探索自锋死亡真相。

2013年5月 (即托梦隔年)家属再次赴台向校方及侨委会查询自锋葬身之地,也失望而归。

2013年9月26日 在贵人(非校方或侨委会)的协助下,自锋葬身之地终于被寻获,前后只花了4个小时。

2013年10月31日 家属来到了自锋的墓前,并献上一支特别从槟城檀香寺(自锋牌位放置处)带来的檀香。这个迟来的拜祭掀开被掩盖了50年之谜的“自锋自杀身亡”案。

蓄意隐瞒葬身地
家属发现墓碑上的紅色字跡《廣東文昌  故俞自鋒先生之墓  歿於中華民國五十二年七月廿六日》還清晰可見。毫无疑问,有好心人为“自杀身亡”的俞自锋护墓;台湾当局知道亡者葬身于六张犁,却选择隐瞒事实,两度断然拒绝告诉专程从马来西亚飞来台北查询自锋葬身之地的家属。

首次祭拜自锋后,家属开始就自锋神秘死亡事件向台湾当局陈情,内容涵盖:

(1)要求协助发放自锋死亡证
(2)要求解释“自杀身亡”论
(3)要求解释:为什么自锋不是自杀身亡却说是自杀身亡
(4)要求开档调查“自锋自杀身亡”论
(5)要求就其行政疏失公开向家属道歉
上述陈情的回复如相关资料已销毁、负责人逝世、部门更变、超越法律追诉期...等等,答非所问更是常态,对家属的要求与论述视若无睹,完全没有予以考虑。

2014年3月 家属得知俞自锋死因是《胸腔內出血休克致死》。

火速安葬
一个人的胸腔何以会出血,医学的解释是:如果对其胸壁施加足够大的压力,会造成胸内器官挫伤、肋骨骨折、肺破裂、胸膜撕裂等,导致胸腔内出血和死亡。
侨委会知道亡者死因是《胸腔內出血休克致死》卻沒有絲毫怀疑、警惕,命案是否涉嫌刑事行為,尤其是家属还不知道自锋已经逝世,就火速安葬,剥夺了家属的知情权及话语权,有毁尸灭迹之嫌。

2019年7月 台湾当局以56年前一则新闻报道宣称自锋为情自杀身亡

2020年7月 台湾当局把自锋案保密直到2030年7月16日,并要家属注意保密规定

2021年3月15日 在侨委会外交国防委员会的业务报告中,林立委要求童委员长应该代表侨委会,就威权时期这起案件,当年火速下葬、文件不明因素跌失等问题向家属正式致歉。至今没有落实。

2021年6月 家属致函驻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侨委会)要求协助发放俞自锋死亡证明书。得到的回复是因相关资料已销毁,实难办理。

2021年11月 台湾当局以俞自锋“失踪已逾3年以上”向法院申请宣告自锋死亡。

2022年4月 法院裁定:申请驳回。

白色恐怖受害者
家属有理由相信,俞自锋是白色恐怖年代的受害者。即使现今的政治大学及侨委会不是“自锋自杀身亡”事件的真正肇事者,但是两个单位不但没有放下历史的包袱,尊重家属提出有关俞自锋不是自杀身亡的论证,协助发放死亡证明书,而选择持续隐瞒真相。将一起“為情自殺”案予以67年保密期,显然,挥之不去的白色恐怖幽魂还游荡在今天台湾当局日常业务操作中。

死要死得明明白白,死也要死得有尊嚴,更应给予家属应有的尊重。俞自锋死得不明不白,也死得沒有尊严,更没有给予家属应有的尊重。让家属感到极痛心的是,台湾当局竟然捏造“自锋自杀身亡”论误导及蒙骗亡者父母。母亲因伤心过度,精神失常,被送进精神病院,并长期服药,直到离世。

俞自锋家属
2022年7月26日
自锋逝世59周年忌日

返回主頁 <在此點擊

鏈接俞自鋒被自殺案》文章 2.0 : 目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